我家的老磨坊(散文)作者/乔望键

首页    教育文学    我家的老磨坊(散文)作者/乔望键

我家的老磨坊(散文)

 

作者/乔望键

 

记得小时候我家房后边有一个老磨坊,老磨坊在后院西北角有个草棚子,非常简陋。那时候好像是在大集体的年代,奶奶总是起五更给生产队里磨面,我在睡梦中总是被奶奶咣当咣当的箩面声和对牲口的吆喝声所惊醒,睡不着的我总是光着身子跑到磨坊看驴拉磨和看奶奶箩面。虽然几十年过去了,老磨坊的遗址已改变了原来的模样,奶奶也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,但那个年代的怀旧感始终不能让我忘记。

 

踢踏踢踏毛驴拉磨的蹄子声,奶奶在木头面柜里呼啦呼啦的箩面声,也时时在我脑际里浮现。那时的人好像很不在乎多劳多得报酬的分配原则,起早贪黑成了家常便饭,自己很自觉的完成所要完成的任务,不需要村里的干部督促和监督,那时的人没有奸猾偷懒的观念,认为干少了对不起自己的良心,能多干出点成绩受到表扬感到非常光荣,这说明时代造就了一代人的道德品质。

 

 

我在老磨坊看到的是原生态的、古朴的生产劳动方式,那时磨面的劳动强度太大了。奶奶一边箩面还要不停的往磨上到粮食,箩上边的麸子还要倒在一个大缸里,等头一遍小麦磨过完,还要把麸子倒上再磨一遍,那时叫二遍面,这一遍面就显得没有第一遍磨出的面白,然后,就要把两遍磨得面搅合在一起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

 

当时我看到小毛驴拉着石磨非常吃力,拉着拉着它就停下来喘着粗气,以不注意它还去磨盘上偷吃粮食,这时奶奶就会大高声骂它。小毛驴大眼睛一眨一眨,好像很理亏,舌头在嘴巴上舔几下继续拉着石磨转圈圈,身上的毛都是湿漉漉的,看上去很可怜,我想,毛驴早早起来拉磨,也该歇歇了,我就嚷着奶奶让毛驴歇歇,奶奶说:“中午前要把这个大缸里的小麦磨完哩,下午我还要拉小麦准备明天早上磨面哩,” 我说:“让小毛驴歇一小会也不要紧。” 在我的央求下,小毛驴总算歇息一小会。看着奶奶头上裹着白毛巾,她的眼眨毛上,脸蛋上也挂了一层白乎乎的面粉,打心里头我也佩服奶奶的干劲。

 

小磨房虽然地方不大,可它承载着许多村民填饱肚子的重任,奶奶日复一日的劳作,也显示着小小磨坊的大作用。现在,那种简陋传统的磨面模式已不复存在,已经被现代化的磨面机械取而代之,生产方式的进步和生产力的解放,也正是一代一代农民追求的奋斗目标。但是,那种毛驴拉磨的情景给我留下了永久难忘的记忆。老磨坊的缩影永远是农村改革发展前进中的里程碑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:

 

乔望键    河南省孟州人,爱好新闻和文学创作、摄影,2021年获《摄影家走世界》全国摄影艺术大赛三等奖。三千多篇文稿被媒体采纳发表,被《中国改革报》《中国兴农网》《香港卫视新闻网》《老年日报》聘为特邀通讯员。被《时代法制报》《市场信息报》《中国农业信息网》《瞭望世界》聘为特邀记者。被《新华社河南分社》聘为信息采集员《农业科技报》驻孟州记者站副站长,特邀记者《河南省诗歌研究会》会员《焦作市作家协会》会员《孟州市作家协会》副秘书长《金土地文化传媒》河南总社社长《珺之春国际文化公益平台》编辑部副主任《黄土地工作室》编辑部主任《大河乡音》文化传媒特约记者,责任编辑。

 

发布时间:2023年9月25日 17:07
浏览量:0
收藏

评论留言

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,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。

来自:大河乡音信息通讯社

责编:李高峰        审核:乔望键        监制:吴建国

 

投稿邮箱:dahexiangyin@126.com

公众号、视频号、抖音、快手、网易号、小红书、微博、知乎

 

 

请全网搜索“大河乡音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