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有红丨把“妈妈”当成一份事业

首页    残友故事    曹有红丨把“妈妈”当成一份事业

 

来找曹有红康复的孩子大多年纪比较小,往往需要细致周到的照料,曹有红既要当老师又要当妈妈,工作虽然苦、累,尤其是每天对着孩子成百上千遍地重复一个字、一个词、一句话,很耗费耐心,但只要听到能孩子开口说话,她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。

 

文丨《三月风》记者 吴丽君

 

 

在女儿出生前,曹有红没想过自己会和特殊教育扯上关系。2001年底,26岁的曹有红原本应该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做好准备,却因女儿忧心忡忡。

 

曹有红的女儿怡劼刚一岁半,最是招人喜爱的年龄,因为表现出与其他孩子的不同,让作为母亲的她无法心安。一个月之后,她拿到了女儿的检查报告。

 

中专毕业的曹有红曾是一名质检员,1999年结婚,2000年生下女儿。刚刚成为妈妈,曹有红的生活有些辛苦,但更多时候充满了幸福。直到一年半以后,和女儿相隔十几天出生的外甥女已经能走路、会开口叫人了,怡劼却既不会走也不会说。家里老人坚信,怡劼只是“说话晚”,再大一点就好了,但曹有红发现,女儿坐在地上,在她身边敲地板,她也毫无反应。作为母亲曹有红不敢再耽误,抱着孩子前往南昌求医。

 

检查报告上的专业术语曹有红看不懂,她记得很清楚,主治医生操着一口南昌话,无奈地讲:“聋得好厉害,好可怜喏。”

 

尽管有一些心理准备,曹有红还是“难以接受”。怡劼的左耳完全丧失听力,右耳只能听到115分贝以上的声音。双耳极重度失聪,几乎预示着怡劼只能生活在“无声世界”中。曹有红不甘心,她知道眼泪不能改变现实,整理好心情,开始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 

她到论坛、网站上学习聋儿康复知识,和其他家长交流,买书,辗转深圳、北京、上海等地学习、听课,向聋儿康复专家求教,不知疲倦,信念只有一个:“让女儿回到‘有声世界’。”

 

半年后,家里经济并不算富裕的曹有红借钱给女儿戴上了助听器,她开始教女儿辨听声音,让女儿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喉部,一只手摸着她的喉部,感受声音的震动,学习发声。每天清晨,只要一睁眼,她就给女儿戴上助听器,与女儿说话,原本寡言少语的她,对着女儿却怎么说也说不完。

 

没多久,女儿会发出“啊”的声音了,又过了半年多,女儿叫出了“妈妈”,曹有红喜极而泣。此后,她抓住一切机会,每当要带女儿出门,想到可能会见到哪些物品,就在包里带上相应的卡片、纸和笔,出去比对着实物给女儿讲解,教女儿识物、发音。渐渐,女儿的听说能力和同龄孩子已经十分接近。

 

2004年夏末,怡劼和其他健听孩子一起背上小书包,走进了幼儿园。曹有红躲在一旁看着女儿,担忧又喜悦。

如曹有红所愿,怡劼回到了“有声世界”。见到怡劼康复得不错,一些周边地区的听障孩子家长请求曹有红帮帮自己的孩子。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这不仅仅是教孩子听声、说话那么简单的事情。开始她很犹豫,家庭的经济重担一直压在丈夫一个人身上,女儿也刚上幼儿园,还需要康复和照顾,自己真的有能力帮助别人吗?曹有红的丈夫是个心软的人,“这是做好事,别人既然找到你,你就帮帮他们吧。”想到这些家长也像曾经的自己一样无助,曹有红答应了。

 

最初,她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康复。两三岁的孩子,吃喝拉撒全需照料,曹有红既要当老师又要当妈妈,一带就是一整天,仅收取一些伙食费。孩子们康复得差不多,上学了,又有新的孩子找到她。2006年,曹有红同时带着五六个孩子,便创办了鹰潭市月湖区灿灿语训部(2011年注册为“鹰潭市特殊需要儿童康复中心”)。没有场地,公婆腾出房子做教室,经费不够,爱人就拿出工资贴补。2010年8月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以简讯形式报道了曹有红的故事,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纷纷找来了。孩子越来越多,曾在广州做翻译的弟媳主动辞职回来帮忙,康复中心的教师队伍也逐渐壮大。

 

为了帮助孩子们康复,曹有红认真钻研聋儿语训知识,参照国内外聋儿语训教育方法和幼儿园、小学的教学方法制订语训计划,组织教师进行特殊教育培训;她自己还拿到了全国小儿四级听力师及评估师资质,通过了大学本科应用心理学专业考试。

 

2014年,曹有红着力开展融合教育,另起了一块牌子开设幼儿园,招收健全孩子入学,现在,康复中心和幼儿园的健全孩子有110多名,特殊孩子50多名,其中主要是听力障碍的孩子,兼有孤独症和智力障碍孩子。教师共26名。

 

康复中心的规模不断扩大,经济却始终不宽裕。自2011年机构注册起,对于0~6周岁处于抢救性康复期的孩子,曹有红不收一分钱,机构主要经费来源为当地残联对应每位孩子给予的康复补助,对于少数不符合当地补助政策或家庭较为困难的孩子,实行弹性收费甚至全免。因此,康复中心的老师们工资并不高。曹有红很感激大家愿意一直留在机构,一些家长也由衷地说,这里的老师们都是“有情怀的”,因为“没有情怀做不了这份工作”。聊起自己,曹有红则有些腼腆,“这份工作具有与众不同的价值感。当你看到孩子们一个个上学、成才,尤其是孩子们的第一声‘妈妈’都给了你,再苦再累都值得。”

曹有红是个有些内向的人,“拍照摆不来Pose,笑不出来,但是一见到孩子笑容就不由自主地出来了。”孩子们也特别喜欢她,一见到她来了,就跑过去亲亲她,抱着她的脖子,像小猴子一样挂在她身上。女儿小时候常常为此“吃醋”,尤其听到别的孩子叫妈妈,总会上演“抢妈妈”的戏码。

 

曹有红喜欢孩子,也真心对孩子好。20年间,她和许多孩子、家长相处成了家人,许多家长每年假期都会带着孩子来探望她。她教过家最远的孩子王岩来自甘肃,一到节假日,王岩都会借家长的手机和曹有红视频聊天,王岩的母亲也习惯了每天看鹰潭的天气预报,天气冷了、热了都会发信息提醒她注意防寒、防暑、“不要太辛苦”,曹有红心里总是很感动。

 

2024年3月8号,曹有红到南昌参加江西省各界妇女纪念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114周年大会,会议结束后,她特意去南昌工程学院探望了自己曾经的学生磊磊。当天是磊磊的生日,曹有红请他吃了一顿饭。聊起磊磊小时候,曹有红说,“你小时候皮得不行。”“真的吗?”“当然。那时候你喜欢到处跑、跳、爬,满地打滚,一刻都闲不下来,我每天只能找一些好吃的贿赂你。”学习的事情磊磊不记得了,他说,“只记得曹妈妈做的辣椒炒肉特别好吃,还有烤鸭,还有绿豆汤……”说着两个人笑了起来。

 

磊磊是曹有红教过的孩子里成绩最优异的,2021年高考结束后,磊磊第一时间去看望了她,填报志愿时又跑来征询她的意见,知道磊磊高考取得了551分的优异成绩,曹有红也很激动,连说“你一直是老师的骄傲”。不仅曹有红,机构里所有听障孩子的家长都为此开心不已,大家在磊磊身上看到了自己孩子的希望。

 

自2006年起,康复中心累计收训了来自江西、甘肃、江苏、安徽、浙江、河南等6个省20多个地区的200多名听障、智障、孤独症儿童,康复后,95%的听障儿童都能像健全孩子一样上幼儿园、小学和中学,这是曹有红自己最骄傲的成绩。

 

▲荣誉一个接一个到来,曹有红倍感鼓舞,大家对自己有了更多的期待,这是一种压力,也是动力。

 

2021年10月,曹有红当选十届鹰潭市政协委员,立足本职,她撰写了《关于鹰潭市民办残疾儿童康复机构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建议》提案,积极建言残疾儿童康复教育工作;2021年11月,作为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,曹有红一行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;2024年3月,曹有红获称2023年度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。荣誉纷至沓来,曹有红却一刻也不敢懈怠。

 

如今,女儿怡劼已经大学毕业,不仅多才多艺,擅长绘画、舞蹈、爵士鼓等,还十分开朗自信。曹有红作为妈妈的使命似乎已经圆满完成了,但另一份作为“妈妈”的事业仍被放在她心头,未完待续。

 

 

 


来源丨中国残疾人杂志社(ID:zgcjrzzs

 

发布时间:2024年5月14日 10:59
浏览量:0
收藏

评论留言

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,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。

来自:大河乡音信息通讯社

责编:李高峰        审核:乔望键        监制:吴建国

 

投稿邮箱:dahexiangyin@126.com

公众号、视频号、抖音、快手、网易号、小红书、微博、知乎

 

 

请全网搜索“大河乡音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