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旬大娘守着山中石头房独自生活,院里两棵梨树,是她对老伴儿的念想

首页    乡村生活    8旬大娘守着山中石头房独自生活,院里两棵梨树,是她对老伴儿的念想

80岁的柴大娘一个人住在村里已经有几年了,要说也有两个儿子,因为早些年村子太落后,娶不到媳妇,一个入赘当了上门女婿,有点远,另一个借债在县城买了房子,到现在还没有还清贷款。

房子不算大,大娘春节时候过去住,和孙子挤在一张床上。虽说一家人团聚挺好,大娘还是觉得不自在,于是回到村里。

 

 

 

河南西部的这个村庄,大多数房子都是用石头砌得。老伴儿活着时候,考虑给儿子娶媳妇,上房翻盖成了红砖的平房,厨房还是用石头摞起来的。

大娘说:“俺娃子也想回来给家里再翻盖一下,我不叫,盖那么多房子干啥呀,就我一个人,能住几间?”

 

 

 

近一点的儿子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回来一趟,看看家里还有没有粮食吃,带着孩子,送回来一些米面油之类。入赘的那个,在南方打工,除了电话里听听声音,两年也见不到几次面。

“娃子们都不容易,我都80岁了,身体没毛病,吃着,一个人,也不吃啥。回来看我干啥呢?多挣点钱,他们过好,就行了。大老远回来看看,我不是还是这样子。”

大娘很平静的抠着手指甲上的肉刺,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。

 

 

 

院子里有两棵梨树,是老伴儿活着时候嫁接的,这两棵梨树是大娘的念想,也是维系和孙子关系的纽带。

“啥时候接的,我忘了,他爹去坡上挖回来三四棵棠梨,接了接,就活了这两棵。看见梨树,就想起来他爹,走了13年了。死鬼货,走那么早……”

 

 

 

“等这梨长成,就到10月份了,能长这么大。这是黑皮笨梨,吃着也挺甜的,我是吃不成,没牙了,你看,就剩前门这俩牙了,肉都吃不成。”

大娘比画完梨子的大小,指了指嘴里的牙齿,的确仅剩下两颗上牙。

大娘告诉作者:自己平时不吃菜,喜欢喝玉米糁汤,或者是面条煮成糊糊,好消化,不用咀嚼。

 

 

 

背后有一间用塑料棚临时遮盖的小屋,大娘说前几年还养的有牛,现在感觉力气不行了,地也没再种,牛也好几年没再养。

 

 

 

因为儿子买的有房子,大妈现在的收入,只有每个月一百多块钱的养老金,她觉得目前是够花了,就怕害病。


“要是睡一觉,直接去寻他爹了,那也怪美,就怕想死死不成,净拖累他们。”大娘笑着对作者说,提起来生死,大娘觉得到了这个年龄,没病没灾就是赚了。

 

 

 

走到大娘家门口的时候,她正在打扫卫生,从屋子里搬出来自己的陪嫁箱子,合页已经坏了。

“没用了,搁到屋子里啥也放不住,还占地方。你们家里肯定没有这种破烂货吧?”

大娘以为城里人过得都很好,除了她儿子。因为每天来村里参观的人,看起来一个个穿的鲜亮,开着样式不同的轿车,那些孩子们,几块钱的饮料喝不完就扔了……

 

 

 

离开的时候,大妈问作者几点了,看了看时间,11:30,大妈说自己刚吃过早饭没多久,又晌午了,每天最发愁的就是做饭。

“你们跟我老婆子说说话,怪美,我做饭你们不会吃,我给你说说哪儿有饭店。”

于是带我们拐过两个房角,指着前面的一家石头院子:“去吧,那一家有红薯面条,好吃,也不贵。你们家娃子们也都不大吧,10月要是再来了,摘点梨捎着……”

 

来源: 河洛乡村

发布时间:2020年8月10日 22:00
浏览量:0
收藏

评论留言

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,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。

来自:大河乡音信息通讯社

责编:李高峰        审核:乔望键        监制:吴建国

 

投稿邮箱:dahexiangyin@126.com

公众号、视频号、抖音、快手、网易号、小红书、微博、知乎

 

 

请全网搜索“大河乡音”